做人不能太白目,否則可能遇到以下情形:

"太太您好,小孩都多大了呢?"

"我還沒結婚...(幹你眼睛長在哪)。"

 

。。。。。這摸歡樂的開頭,接下去卻是沉痛的消息。。。。。

 

大家應該也有猜到我阿公已經駕鶴西歸了。

只是這種事如果不是家人踹共,(不白目的)旁人就只能猜。

 

五月十八凌晨,阿公在所有子女的陪伴下長眠了。

不說明白是有很多考量,但主要也是我還沒完全接受這個事實。

上禮拜五告別式,做子孫的我們盡了最大的孝心來送走最親愛的人。

身為"阿公阿嬤的小孩",祖孫之間的回憶其實比父母來得親厚許多。

把算盤當滑板溜被打個半死、用彈力球打翻祖先牌位被罰跪三小時,

那怒容跟罵聲都還恍如昨日。

打完跪完哭著鼻子抖著雙膝吃著阿公買來的乖乖和布丁雪糕,

那滋味到現在都還認為是人間美味。

記憶越清晰,如今人已去的悲傷就越深刻。

 

不過日子總是得過 <( ̄ c ̄)y▂ξ (NCC請不要打我馬賽克,這會讓我悲傷的情緒變猥褻)

阿嬤最近情緒不穩記性不佳又不合作,每天都有狀況讓我們去頭痛,

所以也沒有太多心力去悲傷。

畢竟阿公八十有二是享壽,好走不拖磨,希望他過得好就不能太悲傷。

在這裡我就不要太過矯情了。

 

簡單報告一下,阿公,我們都很好,只是有時候很想你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雞札記

BMM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拿鐵
  • R.I.P.
    以及我好想看你被打個半死跟罰跪的畫面~~
  • 你小時候沒被打過喔?
    用曬乾的竹子還有氣球棍打超痛的耶!

    BMMary 於 2011/06/07 22:05 回覆

  • pie
  • i miss my akong too Q_Q
    even then, i believe that they will always live in our mind!!
  • You're simply right.
    My akong is a very nice man so he's worth a best place!

    BMMary 於 2011/06/08 16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