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我來說,921的印象,是黑。

房間裡,十幾歲的我摸著牆上的裂縫,冷靜的算著下次餘震又會龜裂多長,裂到哪裡我家會垮。媽媽打電話給大陸的爸爸,抱著棉被問他什麼時候回來,被餘震追了幾天,一個單獨護著孩子的母親,和一個愛莫能助的父親,不安和擔憂在電話裡交錯,兩人講到最後竟然吵了起來,處在什麼都看不見的黑暗中,孩子們靜靜的聽著父母無聊的爭吵,想哭。

又是一陣天搖地動,母親抱緊話筒驚叫一聲,父親忙問怎麼了?不怎麼了,就是吵不下去了唄。那時候的我們,在搖晃的家裡,笑了。

當時的那片黑,存在著我家最深的羈絆。

但當時有多少家庭的羈絆,消失在傾頹的壁瓦之下,我無從計算。12年,對我來說只不過是走完求學階段邁入社會的過程,對很多人來說,卻代表著在悲傷中泅泳的時間。果然這個日子,還是要永遠記得,提醒自己,我還擁有這麼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雞札記

BMM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