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日子不好過,於公於私都不暢快。公事上遇到案子須要趕,我們的不是<趕一下>那麼可愛,而是<趕羚羊>這麼賭爛。每天加班加到跟納美人say good night(時差7hrs),還體驗到38hrs non stop連上兩天班的寶貴經驗,如果現在悟空正在聚集生命球,我根本幫不上忙啊。

在這種披星戴月的日子裡,納美人還給我捅婁子,讓我更是每天每夜的在辦公室問候他媽媽,還怕疲憊會讓我在接電話的時候,嘴巴一鬆掉出個幹,那可就真的很夠幹......夠看了。不過公事畢竟是公事,再忙再累都還可以維持心靈的平靜,真正讓我感到疲憊不堪的反而是私事--家裡一個閉娶,整組壞了了。

周日表姊結婚,我家寶貝穿個打工polo衫+七分褲就要出席婚宴了呢~"穿著打扮乾淨、整齊、合宜"的概念對她而言恐怕跟相對論一樣難以理解吧。我問她有沒有襯衫,她說polo衫就是襯衫。我問她有找過襯衫嗎?她又來個不理不睬。突然我爸用超兇超爛的口氣對我大吼:"沒時間了啦!"

 

 

靠 杯 。

 

 

angry.JPG  :"你兇個啊!"

 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請稍等一下下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嗯,對,我就這樣頂回去了。

我有在反省了啦,真的。

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點火大,是誰游泳遊到不知道回來讓大家等的喔?還在我因為寶貝的無腦怒火暗燒的時候赤激我,就.......。

這個小插曲其實沒有真的引起什麼燎原大火,只是爆竹劈哩啪啦響了一下,燒完就沒了,喜酒我們還是吃得很愉快(除了幾個阿姨頻問寶貝為何臉這麼臭的時候)。真正精彩的是隔天中午,我跟母雞說,這些待人處世的康悶現死要跟寶貝講,不然她每天電腦漫畫只顧自己的哪會去想那麼多,到時候真的怎麼死的都不知道!以這為序言,我開始抱怨這幾個月來的種種不滿,母雞面對我的怨懟也是無奈又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突然Fuck跳出來兇我,要我不要都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,還說他們的教育方法就是"講過、聽不聽隨你、剩下就看他們的忍耐限度到哪裡"。我白眼一翻,說誰不是這樣啊,但可惜啊師兄,師妹我啊忍耐限度偏偏就是小的可以,小到你跳出來兇我都不可以!然後師兄其實也沒他自己以為的這麼寬宏大量,我倆就拌起嘴來啦揪咪~(這樣講氣氛有比較緩和嗎?)

我是不該對父母的教育方式有所指摘,但當時的我只是想一吐怨氣,卻換來一陣沒頭沒腦的罵,當然是火上丟炸彈、一定爆給你看!

誰不是以自己的角度看事情,又有誰不是用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,我想這個家裡面,寶貝是最徹底的一個。但是被罵的人是我,是我,是我!是希望寶貝對這個家稍微盡一點心力的我!!

就像是被指責說"毒瘤就該藏著假裝沒看到,幹嘛特地去挑出來講,惹大家不高興,這個家沒有你會比較和樂!"...這樣。我這個國王新衣裡的小孩當天就像被搧了兩個耳大括子,哀莫大於心死。更好笑的是,引起我們雙方爭執的當事人根本就不痛不癢啊~幹嘛為了一個閉娶這麼傷心難過,不值得。所以我要去玩囉呀呼~!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雞札記

BMM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ie
  • ...
    ...
    ...

    找個時間揪你哈尼去"太魯閣?"揮棒吧
    來個全雷打把壞心情都打得魂飛魄散!!!!
  • ky
  • 給樓上的 她應該比較想把某人的魂魄從電腦漫畫那裏打回來吧(或是直接打散不要回來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