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起陰陽怪氣...陰晴不定的爆君Fuck和欠揍到有剩的寶貝,

我家母雞一直都是溫良恭儉讓,有容奶大,

像月亮一樣的母親,一直都沒什麼梗讓我消費。

不過前些天她突然叫我哥:

"葛利,去幫我把碗洗一洗吧。"

我愣了一下,想說他好久沒這樣叫我哥了。

母雞在成為專職主婦之前,曾是雙語幼稚園的老師(日/中)。

習慣照顧小小孩的她,經常會用一些狀聲詞疊字詞總之意義不明的稱呼叫我們,

時不時的也會自行發明一些奇怪的日常辭彙。

舉例來說,叫我們吃飯會說:"呷噴噴~"

不知道是不是"呷飯"和"香噴噴"的blending,總之我們就跟著學了。

結果我跟俊美男在阿嬤家叫長輩吃飯:"大家,來呷噴噴~"

呷飯就呷飯,呷蝦咪ㄆㄨㄣ!

...被阿嬤這樣狠狠的教訓了一頓。

這類的事還不少,我們家沒發生婆媳戰爭還真是奇蹟。

總之,我家母雞的小宇宙盡是一堆莫名其妙。(我家哪個不是這樣)

 

聽她叫我哥"葛利",我突然好奇問:"葛利是葛格的變化形嗎?"

"不是啊,以前你們學鋼琴的時候不是有彈過葛利格曲子嗎?"

........原來是這個葛利格嗎?!

也太...有創意了,完全是莫名其妙!

我還想過既然老哥叫"葛利",為什麼我不是"牡蠣"咧?(她叫我"姊利")

唉啊,母雞的小宇宙真是有夠混沌,完全理解不能。

另外,我家寶貝叫"陳樣(ㄔㄣˊㄧㄤˋ)",

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名字叫映琪,才會有"映>央>樣"這樣的變化形,

結果母機如是說:"她不是小公主嗎?日文的公主大人是<姬樣(himesama)>,所以叫<陳樣>啊。"

一般應該是<陳姬>才對,<陳樣>可是"陳大人"的意思耶!

陳大人怎麼說都該是我家老爺的稱呼啊!ㄟ母雞,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?

 

還有,可能因為講太多不合邏輯的多國語言,母雞有些辭彙發音會有點微妙。

一天大家聚餐的時候,孝媳如她知道阿嬤最愛吃栗子,

就從佛跳牆裡撈了幾顆栗子問她:"媽,要不要吃點栗子(台語,註一)?"

我跟我哥聽了就在旁邊rap:"喇舌、喇舌、喇舌~喇舌、喇舌、喇舌~"

此類趣事層出不窮。

總之,我家母雞是個溫柔但很脫線的母親樣,我最愛這樣的她了!

 

(註一)栗子台語念做ㄌㄚ˙季,第一個字要發輕聲,是個發音有點微妙的字。母雞就是第一個字發音太長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雞札記

BMM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