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F1517.JPG_effected  

 

心浮氣躁的二月,發生了25年來第一次的換季過敏。

因為鼻塞而睡不好,鼻腔擦到破皮,還吸不到足夠的空氣,

所以我的腦袋經常處於渾沌狀態。

雖然很期待連假出遊,卻沒有心力去做足準備。

那乾脆來個隨興之旅吧。

 

從連假第一天開始就下不停的雨,到出發當日並沒有比較識相,

大雨傾盆之中,狼狽的把衣服包包麥當勞都擠進傘下,等著那等到=遲到的公車。

早上7點到達北車,跟胤之踏上久違的月台,

突然想起去年夏天,火車載著一群人的笑聲,到台東去迎接雨聲的往事。

不禁失笑,希望這次能夠追到太陽。

火車搖搖晃晃,載著我們在夢境中前往古都。

沿途一閃而過的風景,經過車窗擷取,轉印在記憶的底片裡。

沒有時間表,讓我更有餘裕去感受旅行的樂趣,

就連後面吵鬧的孩子都讓人感受到家庭的幸福(雖然母親非常不耐煩)。

途中發生電路故障,停了幾十分鐘,後又發生地震,車速降為60。

看來放空的旅程,一樣可以衰得很精彩。

 

誤點了一個多小時,終於到達台南。

陰陰的天空透著一點陽光,

我們興奮的把滴著台北雨水的傘丟到一旁,拍個紀念照。

早到的美美和瘋哥在大遠百喝咖啡聊是非,好好的享受了久違的兩人時光。

而晚到的我和胤之則是匆匆趕到遠百裡,好好的解放了憋爆的兩個膀胱。

最後,終於見到面的四人在金石堂買了一份台南地圖補補腦,出發了。

 

 

沒什麼計畫的我們且戰且走,試圖用空空的腦袋找到美食填滿腸胃。

可惜人生地不熟,找路花了不少時間,

但我們已經花了大部分的人生在迷失方向,也不差這點時間吧。

整天下來其實也沒做什麼,回旅館閒聊看電視的時間頗多。

不知是誰說:"睡覺吧",指針也才到10點。

 

隔天起了個大早,天還沒亮,

美美待在旅館裡繼續和夢中猛男滾床,我跟胤之則出門吃豪華早餐。

台南的清晨很有趣,沒有車聲的寧靜襯托出各店家開著門賣美食的活力。

阿堂鹹粥的店員對我們笑得開朗,手腳麻利的端上早餐,

待離開時還洪聲的跟我們道謝。

走出店外,天已亮,想到每天早上都在疲憊中掙扎起床的壞心情,

這樣颯爽的早晨好像很久沒有了,好像夢一場。

回到旅館,有個人是真的還在夢,

直到奧斯卡開始了,美美起床了,確定這天的行程輕鬆簡單,

我們便賴著兩床棉被一台電視和一堆美食,懶到退房。

中午在附近走走吃吃,然後到後站的starbucks等回家。

 

這趟簡單的放空之旅最後以6個小時的火車拉上布幕。

雖然行程鬆散、大家的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,但我很慶幸還是走了這一趟。

放縱時間放空自己,對我而言才是真正的歇息。

 

台南,下次再見。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雞札記

BMM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